CSBG,冬至。

寫在前:

本次原本是要寫糖醋桑+阿逼,這奇葩組合
但冬至將近,於是ry
全隊都在打醬油,某人通常運轉腦抽中,請別太在意。 (這麼黑自己真的好嗎

OOC有,請注意hhh

看起來好像很正經很厲害,但只是個逗比。
為了煩躁度跟親切值,用詞很屁
     比如說:智障 白癡 腦殘 什麼的很常出現。

——

冬至之時,CSBG的隊員們聚在一起吃著湯圓,在一片和諧的氣氛之下,某金毛隊長大力一拍桌子站起身,等眾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隊長才開口

「你們有聽見什麼聲音嗎?」

眾隊員停下吃著湯圓的動作,抬頭看了眼突然抽風的隊長,眾人低下頭面面相覷,各自在心中感嘆了句,但礙於來人是“隊長”還是給予回覆「…什麼聲音?」

終於聽見回聲,隊長兩眼放光的看向出聲者—雷鳴,原本就很嗨的情緒越來越高昂,甚至還整個伸手抓過雷鳴,目光一一掃過眾隊員後,才興奮的開口
「剛剛好像有什麼靈異物質經過的聲音,你們沒聽到嗎?」

亞紀不理會雷鳴朝自己投來求助的眼神,撇過頭看向自家隊長沉默了會,撇開糾結還是開口提出疑問

「…先不說什麼靈異物質,隊長你是怎麼聽到的?」
偏過頭表示疑惑,想了會還是補充了句「一般來說不是用感知還是什麼的嗎?」語畢,還將手指舉起,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更困惑,而事實顯示看起來效果群拔。

聽到亞紀的問話,原本腦抽的隊長情緒更是激動,不理還吃著湯圓的隊員們,一個勁地將眾人紛紛給拖出了食堂,神氣清爽的往前踏出一步,像是要劃破空氣似的,奮力伸出手指向前一指,大聲吆喝

「好了、我們去找尋那個靈異生物吧!」

對靈異現象毫無興趣的幾人,臉上明顯寫著不耐,但卻也沒有違抗隊長,況且還有點好奇隊長之後會怎麼耍腦,於是完全抱持著看戲的心態,捧著自己的湯圓跟上隊伍。

「雷鳴你說,會是在這附近嗎?」
一路上不停的扭動脖子,眼神銳利不放過任何角落,走了一段路後,打算出聲詢問一下機師

為什麼老是點我名啊?

「啊——隊長妳大概在走過去一點可能就看到了吧。」毫無幹勁的聲音,與情緒高亢的隊長簡直就是兩個極端。雷鳴先是默默吐槽,再來看著令人感到煩躁的隊長一副中風的樣子,隨口一說還附帶(假)認真的眼神盯著隊長。

聽見機師的話語,完全沒有任何懷疑直接大步往雷鳴指示的方向走,還回過頭滿是認真的回看雷鳴「是這裡ㄇ———!!」

話音剛落,隊長像是被瑪丹娜的麥克風打到似的瞪大雙眼,嘴邊的話說到一半,維持著張口的動作,一動也不動。

將軍見情勢不對勁,不發一語直接跨步上前拉住隊長護在身後,眼神犀利的轉向眼前時,頓時整個人也愣住了。

眾人不解,見兩人像是石化般的舉動,想看清來人,但因隊長走向的地方有個轉角,且沒有什麼燈光,根本看不出是什麼讓兩人石化,幾人眼神交流了下後便自動擺了個陣型,羊羊、嵐、阿逼為先鋒,以小跑的方式朝兩人邁進。

   —— 啪搭、啪搭…啪嚓!!

「這什麼啊——!!」最先開口的是羊羊,他先是跟其他人一樣愣了會,接著抽了抽嘴角,語氣裡充滿了不可置信

「……」好大一坨。嵐張了張口有些愣神,下秒回過神來將講到嘴邊的話吞了下去。

阿逼呆愣的看著眼前的生物「原來總部裡有……」下意識的想說些什麼,但處於愣神狀態,自己說了什麼自己也太清楚,一時想不到詞接下去

後援組見先鋒組也呈現癡呆狀態,瑪丹娜把心一橫,直接將亞紀給丟了出去,無視亞紀的尖叫,抬手擦了擦額角不存在的汗水,神情格外凝重「真是個好球。」

而被丟出去的亞紀閉著眼,原以為自己會被撞得閃到腰,卻意外撞上了什麼柔軟的東西,納悶之餘有點小慶幸的睜開雙眼,回頭一看…

「不就是個湯圓!你們這些人怎麼一個個都像失智老人似的?」眨了眨眼看清眼前的生物,沒好氣的吼道

聽見亞紀的吼聲,後援組放鬆了原先緊繃起來的神經,各自默默罵了句髒話,眼神死會的往失智人群靠近

冬天先前給自己加好了狀態,加過敏捷所以比他人先一步到達;因為有亞紀的話,心理準備什麼的也省了……話說如此還是有點被震驚到了
「…原來是白色大便星人啊,我還以為是湯圓呢。」微微瞪大雙眼,發出感嘆

不,你話說反了吧冬天!
    亞紀驚恐的朝冬天望過去

菜B看起來最正常,走過來後見著這巨大湯圓,居然連眨眼都沒,只是輕嘆一聲「羊,回神。」說完還搖了搖對方

………真不好意思你遙的人是我,羊羊可是在另一邊啊。
      亞紀捂著臉,累感不愛

「有這麼大一個湯圓,為什麼還要我去買回來?」糖醋桑今天一大早被人挖起來叫去買湯圓,外面冷爆了不說,就說他們還要自己一個人抱一大堆的湯圓回總部!
想到這糖醋桑的臉色越發陰沉,黑的亞紀一聲都不敢吭

瑪丹娜看到巨大湯圓很是興奮「有這麼多湯圓,我們能辦一個party吧?可以辦party吧!party!party!」

全程圍觀眾人的反應,雷鳴咋了咋舌「嘖、真是場鬧劇,我可沒時間陪你們在這瞎轉悠。」

朝白癡隊長的丟了個控制器,不等對方反應過來「有什麼事自己處理吧,我去分部取資料。」隨著聲音漸遠,落下最後一個音同時也不見人影。

見隊員的視線紛紛朝自己望過來,隊長拿起控制器仔細瞧了瞧「看樣子雷鳴還是沒有很生氣嘛!大概回來後氣就消了。」

「隊長。」亞紀喚了聲隊長

然而隊長耳癌發作沒聽見,仍在翻弄著控制器

「…隊長!」這次是冬天,隊長終於抬頭看了眼對方,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

看著再次低頭繼續擺弄控制器的隊長「……給我看看身後啊混蛋!」將軍滿臉黑線的上前拽過手臂,迫使對方看向巨大湯圓

「你們一個個都搞什麼啊?閒著沒事就給我——!」原先是惱怒隊員們各個只會叫自己,卻什麼都沒說的智障行為,面帶不悅地轉過頭看一眼湯圓,隨後——

「臥槽!!為什麼會跑啊?」

「……感覺他好像往大廳跑去了。」

「與其在這分析路線,還不如趕緊追上去啊——!」

於是,一群人跟湯圓的追逐戰開始了。

     ——

     —— —

「幹、往雷鳴的房間去了!!」眼見湯圓怪衝進監控室,臉色大變,鐵青著臉追了進去。

之後?

之後雷鳴回來上交資料後,一臉不解的看著眾人頻頻冒著冷汗,不敢與自己對視。但雷鳴可沒興趣到處關心人,索性不理直接回監控室。

還沒走進監控室,一路上都能見著打鬥痕跡,越發接近監控室,痕跡越是清晰,頓時心下涼了一半,咬著牙狠下心衝進監控室,一踹開門印入眼簾的是一片狼籍,儀器部分都已損壞,幾乎沒什麼是完好的,而每樣物品上都有一坨湯圓黏在上面,雷鳴臉黑的都能滴出水。

最終,在近一個月內每當大家要戰鬥時都會發現變身器故障,常常變出需要打馬賽克的東西。

噢媽給——幕後?

前面的面面相覷之後,各自的內心小劇場

『此人多半有病。』
『芝麻湯圓真好吃啊…』
『你也是芝麻派嗎?』
『花生派表不服。』
『隊長又抽什麼風』
『羊,又沾到了』
『啊、謝謝…!』
『糖醋+湯圓,食物戰爭。』
『…為什麼會聯想到那裡』
『今年冬季還沒出新刊,畫什麼好呢…』

——

短短幾秒的眼神交流,也能這麼長也真是醉了。
呃 整個很沒重點
結尾收的很趕,我懶了(??
有錯字請挑出來 ㄅㄊ(真誠臉

评论

© 隊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