練習。

關鍵字
帽T、書、耳環

短打練習。
色松吧大概………

崩,注意。

超級OOC,OOC,OOC!!!!
外加文筆渣,不知道在寫什麼……

可以的話………就繼續吧ˇuˇ

——


『———』

紙張翻閱的聲音,在僅僅只有自己的房間裡,顯得格外清晰。

『噠噠噠——』

腳步聲,感覺挺緊湊…?


『唰———咣!』

將拉門用力推到底的聲音。

「……?」

房間裡唯一的人カラ松,被突如其來的開門聲嚇著,愣愣地放下準備再次翻頁而抬起的手,轉過頭將注意力分給來人。

而カラ松看著身穿紫色帽T的自家弟弟,臉色陰沉的走往他自己常駐的角落,カラ松眨了眨眼,訝異一松沒有如同往常一般,心情不好時見到自己就施以暴力。


隨後馬上察覺到一松的怪異,カラ松將雜誌置於桌上,起身來到一松身邊,蹲下身同時開口詢問。


「 一松?」

「……」

如自己所預料的,一松並沒有搭理自己。

「怎麼了?一松?」

若是平常,一松可能已經將拳頭揮過來了吧,但是今天…什麼都沒有。


「不要什麼話都不說啊,我可是值得大家信賴的哥哥,有什麼煩惱不用客氣,全都向我傾訴吧!」

臉上掛著冷汗維持著笑容,為了讓對方更信服,還張開了雙臂。

「…嘖、」 


過了許久,

カラ松始終維持著同一個姿勢,一松很不耐煩的瞥了一眼カラ松臉上自認為帥氣的笑容,低聲咋了咋舌。

「欸?」

而カラ松並沒有漏聽這一聲,但顯然沒聽清,以為一松低聲說了什麼,將頭湊了過去。

一松的視野範圍漸漸被カラ松給佔據,隨著腦袋靠近,令自己不爽的原因也逐漸在接近。


原先有些平息的怒火重新被燃起,一松伸手摸上カラ松幾天前剛戴上的耳環,下秒狠狠得將耳朵上的閃爍給扯了下來。



「———!!!」


カラ松在一松的手碰觸到耳朵時的片刻愣了神,隨後跟著一松的碰觸,心裡一股異樣緩緩升起,緊接著……就是撕扯的巨痛。

カラ松在耳環被扯下的同時雙手下意識的馬上護住,感覺自己的整個耳朵都要被一松給扯下,除了無法言語的疼痛,還有深深的不解與一絲恐懼。

「能在你身上留下任何記號的,只有我。」

而後,只見一松將沾了血的耳環,隨手往旁一丟,用著再平常不過的表情,淡淡地對カラ松輕聲說道。



——

我在打什麼啊wwww

原本是溫馨向CSBG的,結果變成很奇怪的色松TTTTT

同人我幾乎是不打的,連自家孩子都可以OOC,實在是不敢往同人文那區踏一步啊www

TAG就不打了,怕雷到人ˇuˇ(?

评论

© 隊長 | Powered by LOFTER